BAWAN

在一夜情当中没有爱

我国从一个思想保守的国家逐渐的变的开放,一夜情的发生更快的加速了这种开放。一夜情顾名思义就是只有一晚上的性爱,虽然能够决解人们的性欲,但是同样危害着人们的健康。一夜情中只有性没有爱。

一夜情只有性没有爱

她找他。他找她。没有爱,只有性。一夜肉体交锋,二人形同陌路。舶来品一夜情,正成为中国都市一个群体的生活状态。虽没有广泛蔓延,却已深刻冲击国人道德与性的观念。“你成年了,有性的需要,但你不可能很容易找到理想的爱人,怎么办?”“一夜情或者更符合人性。”看似娱乐,实为放纵。

其实比一夜情更为健康的方式,是自慰。无论男女,在没有伴侣的时候,都可以通过自慰来解决性需求。而且还有专门的自慰工具可以使用,像是lelo的GIGI2振动器,就可以用于女性自慰,既能按摩G点,也能轻抚阴蒂,给女性带来完美的高潮。

一夜情变的很泛滥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一夜情变得既时髦又泛滥——在媒体和很多人的谈话中出现的频率日渐增多。有着剔除相同信息功能的网络搜索引擎GOOGLE,可以提供将近6万条有关一夜情的信息。事实上,有着一夜情经历的中国人也在迅速增加。在北京白领聚居的办公室里,如果谈论起一夜情,大家几乎都能举出身边朋友或者道听途说的实例。

浪漫的人认为一夜情认识的途径可以是任何时候、任何场所,是不经意间的“致命邂逅”。但中国现实中的很多一夜情却是刻意而为。结识一夜情对象的场所通常是在带点迷离和暧昧味道的酒吧、迪厅、单身俱乐部,这些场所有备而来的人更多,因此更易有的放矢。

网络为一夜情提供温床

城市里面的一夜情在中国互联网拥有2000多万用户后迅猛发展。一位家在东北但在北京做生意的男士坦称,有多次一夜情经历。他的基本情况是:35岁、已婚,但两地分居。他的方式也很简单:通过网络。

他的工作离不开电脑,工作的同时可以顺带网上聊天。他几乎天天出现在新浪聊天室的“性感地带”里,他说自己不怎么主动,有人打招呼,他就接茬,颇有点守株待兔的味道。“到这儿聊天的人相当一部分带着目的性,不是面对面,沟通起来更直接、更无顾忌。”

新兴的网络成了人们交往的另一种媒介,特点是:更隐蔽、更自由,也更加肆无忌惮,人们可以目的明确、单刀直入。

专家对一夜情的看法

社会学家李银河说,相对于比较传统的结识途径,比如酒吧、单身俱乐部,网络是一种新的方式。此外,网络本身对人在文化层次和社会地位方面有一种无形的筛选——并不是人人都经常上网,通过网络有可能更容易找到与自己层次接近的人。

性学家刘达临认为人们在性观念、性行为方面的开放,一个重要因素是改革开放之后受到西方文化的影响。生活在大城市里、消费者网络文化的年轻人显然会受到更多的影响。因此,有人认为这个群体中发生一夜情的几率更高。

此外,单身和晚婚现象的增多,也使一夜情的发生有了更现实的理由。上海人口情报研究中心关于上海婚姻演化的一组数据显示,1980年结婚人数为18万对;1990年为12万对;1997年为10万对。无论男性或女性,晚婚和单身已是普遍现象。

一夜情变得多元化

有多少人经历过一夜情,他们都是些什么人,这在中国也许永远是一个谜。通过对网民整体情况的观察,也许约略可以获得一夜情者的一些信息。据调查,中国互联网主流用户的明显特征是:30岁以下;高中或大学教育;中高层次个人收入;学生、自由职业者、合资企业管理人员、国家机关干部和办公室职员。

无论是什么原因,都不能成为一夜情的理由,都不能成为滥性的理由。

发布时间:2017-11-18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